跟着诗词去旅游(七)

庐山瀑布独坐敬亭山

(唐)李白

众鸟高飞尽,

孤云独去闲。

相看两不厌,

惟有敬亭山。

李白诗中的敬亭山坐落于安徽省宣城市北郊的水阳江畔,原名昭亭山,晋初为避帝讳,改名敬亭山,属黄山支脉,东西绵亘十余里,因唐代诗人李白《独坐敬亭山》诗篇传颂声名鹊起。而后白居易、杜牧、韩愈、刘禹锡、梅尧臣、汤显祖、施闰章、梅清、梅庚等慕名登临,吟诗作赋,绘画写记,历代吟诵敬亭山的诗、文、画达千数,敬亭山便有了“江南诗山”的美号。

车到敬亭山脚下,跨进眼帘的是两座徽派风格的石门坊,上有楚图南的题字和李白、陈毅的诗作。视线透过石门坊,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,青葱翠绿的敬亭山满目灵秀,山峦绵延,云漫雾绕,林壑幽深。

人说高山仰止,最高海拔只有324米的敬亭山不需翘首,从山脚出发,快的话一刻钟的时间便能登上山顶。没有嵯峨峥嵘的奇石怪岩、奔流直下的飞瀑,相较大山名岳,敬亭山似乎过于平凡。

然而,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”。敬亭山自古以来就为文人名士所偏爱,留下大量吟诵。游山时在“太白独坐楼”片刻小憩,抿一盅“敬亭绿雪”名茶,觉灵感顿生、文思泉涌。

关于敬亭山,李白作诗45首,其中公元753年的《独坐敬亭山》成了千古绝唱。独坐敬亭,回首蹉跎岁月,抑是怀才不遇、知音难觅?青山与诗人独对,坐看云卷云舒,敬亭山就此在唐诗中定格。如今置身于此,仿佛能聆听一个旷世奇才和一个隐逸诗人间的心灵对语。

从此,敬亭山招来了行色匆匆的旅人——白香山来了,杜牧之来了,欧阳修来了,苏东坡来了,文天祥来了……追寻谢李、挥毫泼墨,自唐至清,300多位书画名家在此留下近千篇作品。陈毅将军也曾写过一首吟咏敬亭山的诗篇:“敬亭山下橹声柔,雨洒江天似梦游;李谢诗魂今在否,湖光照破万年愁。”

同样,敬亭的佛教文化声名远播,敬亭山广教寺在历史上曾经与九华山化城寺、黄山翠峰寺、琅琊山开化寺合称安徽四大名寺,鼎盛时形成“山前山后寺连珠,寺外青山列画图”的景象。据史料记载,清代高僧石涛和尚,在敬亭山广教寺寓居近20年,与宣城画家梅清结下不解之缘,相互切磋画艺,成为中国黄山画派的两个代表性人物。至今山上仍然保留着宋代广教寺双塔、古昭亭坊、虎窥泉等历史遗存。

一条长5.36公里的宛溪河,如同一个绿色的景观轴贯穿城市南北,她北接敬亭山,南连3.6平方公里的宛陵湖,加上多个城市公园点缀在市区,形成了“城在山水中,山水在城中”的优美画卷。深入这座城市,你会感受到她历史悠久,文化厚重。

望洞庭

(唐)刘禹锡

湖光秋月两相和,

潭面无风镜未磨。

遥望洞庭山水翠,

白银盘里一青螺。

刘禹锡这首风格轻快、比喻传神的小诗在众多的“洞庭诗”中别具一格。诗中所写白银盘中的“青螺”,指的就是洞庭湖上的君山岛。

君山岛古时候又叫湘山、洞庭山。虽然是岛,并不与陆地完全隔离。在少雨季节,浅滩上一条狭长的公路将陆岛相连。到了六七月的雨季,道路被烟波浩渺的洞庭水淹没,渡船就成了唯一的交通工具。

洞庭湖太浩大了,任何想要从中原腹地行走到南部边陲的人都无法对其视而不见。而这个立于万顷碧波中的袖珍小岛,就成了人们想象力的支点。这片不足一平方公里的土地,承载了浓得化不开的记忆与情愁。

在君山岛的游船码头附近,有一道传说中的“秦皇封山印”。尽管很多学者认为封山印上的文字并非来自秦始皇时代,但秦始皇与君山的关联的确有据可查。据《史记·秦始皇本纪》,始皇帝南巡途中,在君山岛附近“逢大风,几不得渡”。当秦始皇迁怒于湘水的女神,迁怒于君山的草木,“使刑徒三千人皆伐湘山树”,竟让整座碧绿的君山岛都变成了暗红的赭色。

刘禹锡未必见过这“封山印”,但他一定知道《史记》中的这段故事。在著名的《君山怀古》中,他写道:“属车八十一,此地阻长风。千载威灵尽,赭山寒水中。”秦始皇的仪仗再大,都会被一时的风浪阻挡。神灵的威名再盛,也有一天要烟消云散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